福建农技网

投诉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汽车 > 投诉 > 青客公寓陷投诉漩涡:租客房东质疑其“两头骗”

青客公寓陷投诉漩涡:租客房东质疑其“两头骗”

3月31日,早已被房东强制搬离的张雨,又收到了银行的催款短信,被要求偿还当月的租房贷款。


起因是房东已连续两月未收到青客公寓的房租,张雨说,由于租房时办理了租金贷,搬离后贷款并未解除。“等于是要交两份房租,可不还贷款,又担心影响个人征信。”


张雨和房东都投诉了租房平台青客公寓,而类似的情况还很多,截至4月3日,在黑猫投诉APP上,青客公寓的投诉量达到4100条,涉及武汉、江苏、杭州等多地,不少房东和租客还在社交网络上集体维权。


成立于2012年的青客公寓,经营模式属分散式长租公寓,业务覆盖多地。2019年11月6日,长租公寓平台青客公寓登陆纳斯达克挂牌上市,但据其年报显示,近三年已累计净亏损12.42亿元。


4月2日,青客方面回复新京报记者称,由于疫情影响出现资金倒挂,且公司尚未完全复工,目前正在和房东协商,也在陆续支付房租。租客方面,被强制搬离的会进行安置,已经退房的租客会尽快解除贷款,“我们也是上市公司,不会突然就没了,希望房东和租户给予理解。”


4月10日,新京报记者联系上与青客公寓有租房贷合作的一家银行,其客服表示,青客租房贷相当于个人申请的小额消费贷,贷款没解除肯定得如期还款,不然影响征信。该客服还建议已经退房的租客尽快联系青客公寓,协调解除贷款合同。


全文5093字 阅读约需11分钟


青客公寓陷投诉漩涡:租客房东质疑其“两头骗”

租客收到房东要求搬离的短信。受访者供图


租客:按时交租缴费被“限期搬离”


3月24日,租客王华收到房主的“逐客令”,称由于青客公寓自2月开始没有支付房租、水电等费用,要收回房子,在4月5日之前,如果还未收到房租,租客必须搬离。


但王华跟张雨一样,自入住以来,每个月都按时交房租和水电费用,直到2020年3月份,并没有出现晚交房租,晚缴水电费的情况。


“我联系了青客公寓人员,申请提前退租退租金贷业务,房管员一开始说可以退租,办理途中突然又说公司出了规定,现在一律无法办理退租。”王华说,她现在面临的问题是,要被房东赶出去,退房又退不了。


在青客租客组成的维权群里,多数人和王华的遭遇相同,分别来自浙江、江苏等地,他们被要求限期搬离的原因,都是房东没收到青客公寓的房租。这些租客里,有的仍在观望,有的已提前退房。


即便搬离,租客仍面临无法解约、无法收回押金甚至需继续支付租房贷款的现状。


张雨提到,租客退房后,青客应在15个工作日内退还押金,但和她相同的是,多位已经退房的租客都未能按时拿到押金,被拖延1-3个月不等,有的押金即便退回到租户的“青客宝”(青客公寓的个人平台账户),仍无法提现。


新京报记者还了解到,部分租客在正常向青客缴纳水电网费之后,还遭遇断水断网,其原因是青客公寓并未按期向相关部门支付。“我们联系了电力局,青客1月份就开始拖欠电费,如果不是因为疫情,今天凌晨就给我断电了。”3月27日,租客林芳说道。


3月28日,租客刘敏也提到,他们已经断水3天时间,虽然他们租客正常缴费,但青客拖欠的水、电、网费有1500多元,“没有办法,我只能每天去公司洗漱。”


为了恢复供水和网络,有租客联系青客工作人员,对方也表示没有办法,建议再次缴费,他们再向相关部门缴纳水电网费用,才能恢复使用。“我现在等于是每个月交双份的费用。”这位租客说。


青客公寓陷投诉漩涡:租客房东质疑其“两头骗”


租客质疑多出来的费用。受访者供图


房东:要求房东减免租金却收租客全款


租客被迫搬离,原因指向青客公寓拖欠房租或水电等费用。


在青客无法给出合理答复的情况下,不少房东选择自行更换房锁,要求租客限期搬离。


选择青客的房东,其房产基本属于毛坯房。房东周坤和青客签了5年的租房合同,选择青客,除基于对这家上市公司的信任外,还考虑到毛坯房不好出租,青客会进行简单的装修,同时按照单间出租方式,进行托管,自己省去很多麻烦。


周坤说,根据约定,青客按照季度支付房租6900元,2月25日是这个季度的交租日,但直到现在,房款并未正常支付。他联系房管员,对方说早就离职了,打青客的400客服电话,一直是等位,尝试多次仍无果。


“如果说是因为疫情,解释说晚点付房租,到5月付,我都可以理解,那现在400电话没人接,到公司去没有人,门店也关掉了,就让人担心了。”周坤说道。


作为房东,周坤联系了租客,得知租客都是正常交租。他很为难,“我也体谅租客,他们付了房租,赶走他们我也没有道理,但不赶,我又收不到房租,很糟心,大家都是受害者。”


事实上,早在春节期间,多位房东就收到青客公寓的电话,要求免租。房东张烨说,他在春节期间先后接到10多个电话,来自青客不同的工作人员,每次的要求不断更改,提出要房东每年只付11个月的租金,或者在原有的房租基础上每月减掉1100元,或者月付,再不行就解约。


“这不是两头骗吗?”张烨拒绝了青客的要求,他认为,房客没有被免租金都在正常交租,那么单方面要求房东免租并不合理。到了年后,青客公寓在未经其同意的情况下,将房租改为月度支付。


除去拖欠房租,多位房东表示他们收到水电费的催缴通知,担心影响个人征信。周坤说,他接到供电局电话,拖欠两个月的电费,而水费更是从去年10月拖欠至今。


和租客相同的是,房东收款使用的也是青客的一款软件,“青客宝(青客对账)”。多位房东表示,双方合同约定是将房租直接打至银行卡内,而在去年,青客公寓单方面将支付途径改为青客宝软件,房东需要在青客宝上进行提现,在一个工作日内,钱才会转至银行卡内。


张烨对青客宝的资质产生质疑,如果房租到账日是周五,提现只能等到下周一,这中间便间隔了三天时间。


此外,多位房东发现,青客宝内虽然显示有到账信息,但无法提取。张烨说,1月25日是支付房租的时间,青客宝显示有租金到账,但直到3月,这笔钱仍然无法提取至银行卡。


由于未收到房租,多位房东选择和青客解约,并维权索要租金。在一个青客房东组成的700多人的群内,房东们都在询问,房租收到了吗?通过何种途径解约?怎么收房?你们要去起诉吗?


青客公寓陷投诉漩涡:租客房东质疑其“两头骗”


青客租客在黑猫平台投诉。受访者供图


“租房贷”:退租了还得分期支付租房贷款


房东还在向青客公寓讨要房租,而部分退租的房客,不仅押金难收回,还得按期支付青客“租金贷”。


相关信息: